初代vongola

论如何用纯良正太脸攻略敌方的王

08.
清晨。
伊佐那社按着肿胀的太阳穴,试图缓解睡眠不足带来的眩晕感,但一睁开眼,便看到摆在眼前令人头痛的罪魁祸首。
JUNGLE已经连家的场景都在他的手机里设好了,就连琴坂也住了进来,全然不顾这是谁的手机。
今天只有须久那一人早早地起来了。
夜刀神狗郎和NEKO出门买菜去了,NEKO说要买好多好多的鱼给小白补营养。而身为王的伊佐那社,却因为太困,只能顶着两个黑眼圈看家。
“...真的,快被你玩崩溃了...”
像是对对方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伊佐那社自顾自开口,语气中透露出沉重的疲惫。
“呐,拜托了,再这样下去真的会被小黑斩了的。”
“这样我特地留下的‘通道’就没有意义了啊。”
“...”
毕竟还是电子形象,就算在JUNGLE的技术下比起一般的虚拟人物动作表情都丰富了许多,但还是远比不上真人。例如,他只会用程序设计好的表情面对你,一点细微的条件反射也没有。久而久之就明白了,它代替不了本人。
但反过来说,因为不像真人,有的话才更容易说出口。
“上次你跑的也太快了,电话也是,匆匆就结束了。”
“还没有来得及说啊,我的回复。”
伊佐那社顿了顿,视线下意识避开了手机屏幕。正是这样,才没有注意到屏幕里背对着他打游戏的少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我等你。”

...
他应该还有很多话想说。但是短暂的相处和敌对的立场让语言都显得空白无力,大概哪天JUNGLE和白米党可以一同坐在矮脚桌前像像家人一样共同进餐时,他才有权利开口。
但是现在,是不可能的。
沉寂。
突然觉得很尴尬,伊佐那社起身离开书桌,去厨房里倒杯水喝,去阳台收衣服,或者去天台吹风,都可以。总而言之不想留在这个难为情的地方。
以后有机会再和他说好了。
手机在身后适时地响了两下,仿佛叫住他的脚步一般。伊佐那社犹豫了片刻,转身便向手机奔去。
为了不让JUNGLE利用他的手机发布假信息,或经由他的手机入侵到别人的手机里,他的手机的通讯功能早在发觉入侵时自动切断了。
如果还有谁可以向这台手机发送信息的话...
如果还有谁有向这台手机发送信息的意图的话...
不对...
这是伊佐那社本人的祈愿!
会是他想要的结果吗?
伊佐那社把手撑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流利地划开了手机屏幕,收件箱显示有一条未读短信,没有名字,也没有电话号码。
伊佐那社点开它,上面只有简短的四个字:
“我听到了。”

玩家【五条须久那】成功进入角色【伊佐那社】个人线。

两人不约而同大笑了起来,像是喜悦,又像是为即将得到的结果而兴奋。
须久那打开JUNGLE的页面查看任务列表,伊佐那社再次把从前研究石板获得的资料取出来查看。明明是日常应该的行程,却似乎又新添了什么含义。

“我必将取得胜利。”
“我必将取得胜利。”

“然后创造一个与JUNGLE共存的世界。”
“然后创造一个与白米党共存的世界。”

END



论如何用纯良正太脸攻略敌方的王

07.
“...还是不行。”须久那把手机甩到一边,整个身体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缓解长时间面对手机带来的疲劳。也许还不止。
他对白银之王宣言迟早要超越他,最后却落荒而逃。胜券在握的喜悦很快就转换为——不安。
他讨厌失败,游戏也好JUNGLE的任务也好,他几乎每次都可以大获全胜。但是这次不同,他不希望,或者说不允许这一次的失败。
不安。
像被关进毫无缝隙的黑暗箱子,空气被压缩的紧密,一点火花就能引起爆炸。但沉重的黑暗同样致命,就算是冒着失去一切的危险,他也想去争取那一点点的可能性。只要打开一丝的缝隙就可以窥见。
即使是讨厌这样固执任性在坚守不定性的自己,须久那还是再次拿起了手机。
只要按下去就好了,这次一定要...
“呐,你在干嘛?”磐先生从沙发背后冒了个头出来,一脸好奇地看着须久那。
“啊啊啊!!!”做贼心虚一般,须久那一下子跳到沙发扶手边上。余惊未定地看着磐先生。
“你不要突然出来吓人啊!”
“诶——反应那么大干嘛?又在玩游戏吗?这次是绝对不可以眨眼的游戏?”
“哪有这么无聊的游戏啊!”
“我看你一直对着手机一动不动,是挺无聊的啊。”
“...磐先生你又喝醉了吧,去好好睡个觉别来折腾我了!”现在可不是和你耗的时候!
须久那斗气着急的样子反而逗乐了他,想想的确是小孩子的名堂是很多的。磐先生毫不不掩饰大笑了起来。
心性还尚处弱势的须久那羞得脸都通红,手足无措的他已经准备掏出镰刀去把磐先生的酒罐全都砸了。还好磐先生就算醉,还是懂得适可而止的。
“呼——,好了,不逗你玩了,来,让磐先生看看我们的须久那到底遇到什么难题了。”
“别用这种语气说话,很恶心的,大叔。”
“要叫我磐先生哦。嗯,想打电话却拨不出去吗?那样的话有个很好的办法哦。”
“什么?”磐先生一段折腾须久那已经不想再理会他了,但是说道那件事,就算再怎么不情愿,他还是忍不住去寻求。
“想知道嘛?”磐先生走到须久那身后,一脸坏笑地看着他。
“你到底说不说!”
“不要那么激动嘛。说打打电话,那当然是——”
磐先生伸出手在须久那的手机屏幕上点了一下,然后迅速逃离现场。声音随着远离的脚步声传来:
“先拨出去再说啦!”
须久那懵懂地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拨出去了啊啊啊啊啊啊!!磐先生那个混蛋!!!虽然这就是原本的计划但是我还没有准备好啊!!!
“你好,这里是伊佐那社,请问有什么事吗?
接了啊啊啊!!!

只能先接了。须久那踌躇着将手机放到耳旁。
“...这里是五条须久那。”
“啊,须久那,好久不见。”
深吸一口气,须久那把早已准备好的台词说了出来:
“磐先生说谢谢你的洗涤剂。”
“啊,帮上忙了就好。”
“...”
“...”
“你一开始就猜到了是吗。”须久那看着电脑屏幕上对方手机里近乎空白的文件夹,活跃在键盘上的手指猛地僵硬在原地,不甘心地抓成拳头。
“并没有。只是毕竟网络是JUNGLE熟悉的领域,没有点防备不行。”
“...”
“但是我不打算清理这台手机了,公务会换台手机用,这台就留给JUNGLE专用好了。比如说,JUNGLE对白银氏族引以为豪的鸡蛋卷的做法有兴趣的话。”
“谁对你们的鸡蛋卷有兴趣啊!”
须久那这才想起,这个人,是敌方的“鬼牌”,拥有绝对不容小觑的力量。他是认真在与JUNGLE敌对的。只有这种程度的攻击预测到也是当然的,他两次小看了这个人。
真是...败了...

“那句话是认真的吗?JUNGLE专用。”第三者的声音突地插入。对于两人来说,就算不去看也知道——绿之王,比水流。
“当然。”
“流...”
“没关系的,须久那。游戏的通关方法不止一个。把握住机会,也是重要的技巧。”安慰地对须久那一笑,比水流接过手机,对他说道:
“那么,伊佐那社,”
“我们不客气了。”语气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请便。”
通话结束。
比水流刚放下手机,须久那便迫不及待地问他:
“流,你对他的手机做了什么?”
“我只是,让JUNGLE全员J级干部和我一起住进去了。”
“哈?” 

伊佐那社回忆比水流的话,
打开手机的主页面,果然多出了四个图标:“流”“紫”“磐先生”“须久那”。
动作还真是快。既然手机里重要的资料已经清空,功能也已被切断,那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伊佐那社试着点开了“须久那”。图标小框中的迷你须久那便一脸不情愿地从框里爬了出来,不满地看着屏幕外的伊佐那社。
简直和本人一模一样!!
逐一把其余的图标也点开,果然另外三人也从小框里爬了出来。
正当伊佐那社兴致勃勃打算进行下一步操作时,JUNGLE的四人已经开始各干各的事了。须久那掏出游戏机打游戏,御芍神紫掏出小镜子补妆,磐先生也在边拎着啤酒罐灌啤酒边做家务,比水流则坐到轮椅上围观族人们。
等...这不是给我用的吗?

伊佐那社的手指触到须久那的身上,居然抓着他的衣服把他了提起来。须久那身体一震,显然被吓到了,游戏机掉到了地上,自己则离地面越来越远,反应过来的他双手双脚都不停地四处乱打,无奈手脚太短,根本打不到身后的人。
伊佐那社向上一划,须久那就被抛掉空中,再重重地摔倒地上。
“啊...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屏幕里的小男孩只是气鼓鼓着一张包子脸,捂着摔红的鼻子,昂头看着屏幕外的伊佐那社。虽然很可爱,但是好像并不是什么好事的样子。
果然,他再次拿起手机时:
“生存空间太小了!!”
这么说着的须久那,右脚踢飞了手机里的电子词典,左手拿着镰刀劈开他的计算器...
下午出门买新手机时,须久那突然跳出来:
“光线太亮了怎么睡午觉!!”
然后把手机的亮度调到了最低。于是在室外强光的直射下,伊佐那社根本看不到亮度过低的手机上到底显示了什么。
早上五点,手机的闹钟突然响了起来,怎么按也按不掉。须久那围着闹钟转悠:
“起来啦起来啦!!”
把白银组的三人全闹了起来。
于是从知道这台手机被JUNGLE占用开始就一直不爽的夜刀神狗郎终于爆发了。当机立断拔出名刀“理”表示,你们都别拦我让我砍了这台祸国殃民的病毒机!
电子须久那对夜刀神狗郎吐做了个鬼脸,就直接让手机黑屏了。
“...我夜刀神狗郎誓与JUNGLE不共戴天!!”
“小黑冷静一点!!”
“小黑不要欺负小白的手机!!”
最终还是闹腾了一早上。伊佐那社和NEKO死硬抱住黑气爆发的狗郎才救下了这台手机。



论如何用纯良正太脸攻略敌方的王

1.cp为五条须久那X伊佐那社

2.攻受没反

3.欢迎来all社吧玩~


06.

扫描到了有人站在门前,“叮咚”,自动门适时打开。

“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再来!”

伊佐那社走出超市,不由得在内心感叹为了洗涤剂一天的奔波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天气已经告晴,乌云被冲刷得雪白无垢,绵绵地飘在干净的蓝空中。阳光再次照射了下来,没有了中午时的耀眼,让人很乐意去享受一下这雨后的温暖。

地上只剩下了一小洼一小洼的积水,须久那一溜烟的跑到其中,欢快的踩起水来。

“不要弄湿衣服哦。”

“我自己有分寸了!”

能恢复精神真是太好了,刚才在雨中沉默的孩子着实让人揪心,怎么也不愿说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现在没事了就好。雨停了,洗涤剂也终于买到了。剩下的就是...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伊佐那社连忙掏出手机接通电话,是夜刀神狗朗打来的:“shiro,这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可以放那个绿之氏族走了。他没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吧?我和neko现在就去接你。”

“Kurou你想太多了,这边完全没问题啦。任务很累吧?果然你们还是先休息一下吧。”

远远看着伊佐那社笨手笨脚地与电话另一边的人解释,须久那就觉得不爽。是白银氏族的电话吧?应该是那个男的打来的。不就是半天没见嘛,有必要说那么久吗。

来点好玩的事情吧。

伊佐那社好不容易挂了电话,回头就看见须久那大老远站在喷泉池子边上向他招手:

“白银之王!这里!”

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走过去,难得这个孩子终于高兴点了,想干什么都随他好了。

“叫我小白就好了,话说站在那里很危险啊,小心掉下去。”

“我才没那么蠢呢,不要把我当小孩子看啊!”

看着伊佐那社走到他面前,须久那示意伊佐那社也站到水池边上来。

“而且,”

走近站在水池边上的伊佐那社,须久那用力一推——

“要掉下去的人是你啊。”

“哎?”

完全没有理解少年在做什么,直到自己摔入了池子里,才如梦初醒般狼狈地用手撑住了背后的地面,支住了自己的身体,才不至于全身都湿透。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少年已经跨坐到自己的身上,并用镰刀抵住了他的喉咙。

“抓——到——你——了——哦,小白。”

“糟糕了呢。”

“一点也听不出来你哪里觉得糟糕了...觉得我不会伤害你?”说着,须久那威胁性地把镰刀更用力地压着伊佐那社的皮肤。

“小孩子做这种事一点也不可爱哦。要下手你早就下了。”似乎是认定了少年不会伤害他,伊佐那社一副平常样,只当须久那是在打闹。

“切,不愧是初始之王,但是这次可不是因为你,是小流说要和你玩所以不能先栽在我这里的。”

须久那掏出手机确认了一下,电子形象的琴坂被投影了出来:“任务:打败白银之王完成!point get!”

“不过你的点数真的不少呢,勉强满意了吧。”

“才勉强啊...”

“那把石板给我啊。”

“这个不行。”

“那就别废话了。”

“伊佐那社,给我听好了!既然白银的属性是不变,那么就算过了多久,你也不会成长,只会一直保持着这幅高中生样,而且还比同龄人弱得多。但是我还会长,大概五年后,绝对比你要强大得多!总而言之...别瞧不起人了!等我和你这个身体一样年龄的时候,你绝对比不过我的!!“

一开始还很得意,后面就越来越难以出口,匆忙说完这段话,少年就红着脸跑开了,穿过墙消失在建筑群之中,只剩还坐在水里的伊佐那社。

有点意义不明啊...我这是被下战书了?

“shiro!!”

刚刚到达的夜刀神狗朗,就看到伊佐那社独自坐在水中发愣。夜刀神狗朗慌忙跑进水里,把他扶了起来。neko一上来便扑向了伊佐那社,不顾他身上全是水的蹭了过来。

“呐呐shiro!是谁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是谁啊!谁啊!”

“你别吵我现在正要问!而且这个明显是那个绿之氏族干的吧!果然一开始就不应该让你去看着他啊!“

”嘛没事的,小孩子总有点恶作剧的心理啊..."

“总而言之以后我不会再让你独自出门了!太危险了!”

“对不起啦。”

应该会安全到家吧?那个孩子。

TBC


论如何用纯良正太脸攻略敌方的王

1.cp为五条须久那X伊佐那社

2.攻受没反

3.欢迎来all社吧玩~


05.

降落是紧迫的。

两人还未找到合适的降落地点,就因为空中层层叠叠的浓密黑云和在其之间不断翻滚来回的紫色电光而被迫着陆了。

没有选择的余地,降落的地点位于一片荒凉的老屋之中,有的屋子已经倒塌,只剩下几块叠合的砖块述说着原来的样貌。

地皮上的植被有一块没一块,野草在其间,约莫有半米长,稀稀疏疏地穿插在这杂乱无章的土地上。

或许是被人们遗弃的村子吧。

这并不重要。因为雨点已经打了下来,起初是预告般的几滴,随后立即淅淅沥沥地大片落了下来,一点停留的余地都没有,土地顷刻间便被染成了深色。

风吹得猛烈,力道足以托起沉重的水滴,带着它们飞舞得更为凌乱。在这样的天气下,伊佐那社的红伞作用也微乎其微了,完全挡不住气势汹汹的暴雨。不容思考,混乱之中只能拉着须久那到最近的屋檐下躲雨。尝试着打开旧屋的老木门,似乎是被锁上了,强硬打开这样的旧屋有倒塌的危险。

“看来只能在这里等等了,这样突然的雨,不会维持太久的。”

“嗯。”

屋檐并不很宽,只是刚好够两人站在一起,再一步便是沿灰色瓦砖流下的细密水帘。风和雨穷追不舍带着侵略的意味袭来,伊佐那社撑开了伞,才勉强挡住他们的攻势。猛烈的风裹着冰凉的水滴,是止不住的凉意。

伊佐那社望向少年的双腿,那里仅仅穿着短裤与中袜,大片的皮肤面积直接暴露在风中,小孩子独有的脆弱一览无遗。雨滴打在土地上高高地溅起,打湿了少年的短袜,留下星星点点的水渍。

小孩子,本来就不应该承受这些。冰凉的风,残酷的战斗,抑或是无奈。

伊佐那社脱下了外套,把它披在须久那头上,罩住了须久那全身。虽然不是很厚,但多少还是可以挡风挡雨的。

“不要太逞强了啊。”

“...”

这次须久那反而没有硬梆梆地回嘴拒绝了。平日活泼的少年此时却毫无动静。

心生疼惜。伊佐那社隔着衣服摸了摸须久那的头,尽自己所能带给他更多的安全感。

...最讨厌被当成小孩子。最讨厌了。什么都要别人帮忙,又什么也不能做的小孩子。

伊佐那社的风衣很长,刚好盖住了须久那全身。这似乎明示了两人的差距。就算被须久那耍的团团转,就算武力上比不过须久那,伊佐那社还是比须久那年长,身体与心灵都是如此,这是无法改变的。要怎样才可以缩短这样遥远的距离呢?

烦闷。

不管怎么努力,到头来他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还个小孩子。

不甘心,但是什么也做不到。

感情在内心挣扎翻滚,对于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来说,这过于激烈了。须久那靠近了伊佐那社,攥紧了对方的衣角。 仿佛只有只有,才可以好受一点。

就算是撒娇一般的行为,也没关系,无论如何也想要这么做。

遇到这个人后自己也开始变得奇怪起来,屡屡地做出平时最不愿意的行为。为什么?白银氏族的阴谋吗?还是自己...

手随着内心的纠结越抓越紧,伊佐那社仅着的衬衫也因被向下拉扯而起了皱。

没有预兆地,一只手环住须久那的肩膀,把他往里搂了搂。并不是那么的有力,却让人感到很安心。如同白银之月的柔和,一切黑暗的烦闷都被月光所驱逐。

脸贴在对方的衬衫上,一时还未反应过来。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奇怪的感觉。薄薄的衬衫后就是伊佐那社温热的皮肤,对方的体温毫无保留地传来。直白地,赤裸地。

太近了。很久没有这么近地接触一个人了,曾经亲密的朋友没有,父母没有,绿之氏族同样没有。脸也烫了起来,像烧起来一样,温度高的异常。好在有衣服披着,伊佐那社才没能注意到。最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反常了。都怪他的对吧。

反正是对方主动的。

须久那顺势环紧了伊佐那社的腰,脸深深地埋入对方柔软的皮肤里,身体紧紧地靠着伊佐那社,怎样也不满足。

至少现在,让我任性吧。


论如何用纯良正太脸攻略敌方的王

1.cp为五条须久那X伊佐那社

2.攻受没反

3.欢迎来all社吧玩~



04.

“抱歉,须久那,今天的票卖完了。真是奇怪,明明平时都没有那么多人。”伊佐那社踉踉跄跄地从车站里的人山人海里跌出来,疑惑到。

“是吗?真是辛苦你了啊。”须久那打着游戏漫不经心地回复着。

“对着手机屏幕太久对视力不好的哦。”

最讨厌别人指责他玩游戏了!须久那暂停了手中的游戏,一把从椅子跳到地上。

“那你倒是给我找点比傻坐在这里的等更有意义的事啊。”

“额...”

伊佐那社梗塞了。对此须久那很得意。反正怎么样伊佐那社都是白忙活。能压制住白银之王让他的小孩子心性感到无比地满足。

沉默许久,伊佐那社终于开口了。

“跟我来吧。”

诶,有办法了?果然大BOSS不是那么好打的嘛,不过,不是这样就不好玩了。跟着伊佐那社,须久那看着伊佐那社的背影悄无声息地胜券在握地笑着

“嗯...就这里好了。”四下无人的小广场,只有蝉鸣带来几丝声响。

没有任何预兆地,伊佐那社伸出双手包住须久那的小手。须久那一惊,刚想抽开,就听见对方不可思议的话语:“

须久那,要飞了哦。”

话音刚落,须久那感受到对方手心传来的热量,慢慢流向全身,身体也跟着轻盈起来,脚逐渐离开地面,漂浮在空中。

身体失去支力点,须久那不由得慌乱了起来,以至于匆忙召出镰刀挥向伊佐那社。

“你在干什么啊!!!”

伊佐那社下意识用未开的伞抵住对方的镰刀,却因为须久那逐渐加大的力道而有点支架不住,身体微微颤抖。

可以单打赤青二族的三把手,伊佐那社感叹着须久那果然年少有为,长大了大概也是不得了的人。但是,现在他已经快招架不住了,总而言之先解释清楚。

“须久那...没解释清楚...是我不好...总而言之...先...把刀...放下”

须久那的压制实在太强,伊佐那社边支撑着,边断断续续地劝阻。

听到对方的投降,须久那也稍微安心了点,手上的力道放轻下来,但并无松开的意思。突然漂浮在空中,是谁都会害怕,特别面前的人还是敌方的王。急于知道真相,须久那开口催促道:

“说啊。”

“是...既然现在列车无法乘坐,就用白银的力量飞出去就好了。”

“就为了带我出去买东西?”须久那并不满意这个回答。这样就使用力量,太随意了。

伊佐那社叹了口气,继续说到。

“这次的事情,本来是说把你关到SCEPTER4的监狱里去的。但是就算进去了你也可以轻易出来对吧。而且因为计划根本分不出人手。如果把你带离学园岛,青组的人大概也会安心很多,这样计划也可以早点完成让你回去了吧。”

...后面那句话根本不需要。

心里还在排斥,手上却已经不动声色地收起了镰刀,闷闷不乐地漂浮在空中。

...真的不需要...

...

...

...

所以说...为什么还得强调是那群蓝衣服的优先啊!!

沉默太久,伊佐那社似乎注意到了须久那的不满:

“须久那...你...”

“我要自己来操控。才不要你带着。”

“...”

...这是闹别扭了?JUNGLE的话,会怎么做啊?

只能按自己的经验来做了。姐姐以前管我的时候,方法如下:

1.打屁股。以须久那的实力,大概会是反过来是自己被打的吧。

2.找家长。这样大概会孩子联合JUNGLE成员混合双打的吧。

3.纵容...

...只能选3了吧。

其实从一开始,伊佐那社最后都还是会无条件地纵容这个孩子。包容是最好的化解。大概这也是两人性格一种无意的默契。

“我明白了。须久那,把手给我吧。只要变成临时的白银的氏族就好了。”一如既往对他温和的微笑,并没有在意须久那的任性。

换做平时,王与氏族的话题是须久那最为敏感与怀疑的,但是现在为什么又毫不犹豫地去信任了呢?

伸出的手的中央,是在这一刻仅仅只为自己而留的位置。须久那想起不久之前,伊佐那社做过同样的事,但是他并没有接受。

没错,就算不回应,那个人也不会怪他什么。但是他现在,已经不满足于这样而已了,不满足于仅仅是“不去责怪”。是什么呢?他现在还想再从那个人身上获得什么呢?

不管怎么说,须久那还是看到自己的手,带着点试探地,带着点期待地,带着与那时同样的未知的更为强烈的情感,向面前的人伸去。


论如何用纯良正太脸攻略敌方的王

1.cp为五条须久那X伊佐那社

2.攻受没反

3.欢迎来all社吧玩~


03.

便利店。

“真是十分对不起!最近带柔顺剂的洗涤剂似乎十分受欢迎,刚刚连同库存全部被抢光了。”

面对店员慌乱的道歉,伊佐那社只得无奈地笑着挥手向店员示意没事,领着须久那去了旁边的露天咖啡厅休息。

工作日清早出门的好处就是根本不用排队立马可以拿到餐点。也因为如此,除了店员和伊佐那社,须久那外一个人也没有的咖啡厅更显冷清。但伊佐那社还是挺喜欢这种情况的,可以安静地享受清晨柔和的太阳光照,带着露水的花的香气,以及放有冰块的清爽的果汁,配合起来是那么的美好。当然,这是在你对面没有一个熊孩子的前提下才会有的时光。

“叮”铁制叉子有点用力地碰撞在瓷盘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与其说是在切蛋糕,倒不如说是在借这一动作来宣泄自己的不满。伊佐那社的思绪,不得不从美好的大自然回到了对面的银发少年身上。

“所以说我是得在这里坐上一整天直到那群蓝衣服的磨磨蹭蹭地搞定他们的事是吧?”

须久那不满地叉着盘子里的蛋糕,有意无意的捣弄着蛋糕的一角。

“不...”

该说不愧是小孩子恢复力真是好到不行么?刚才还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现在又恢复了之前的找茬样。还是说洗涤剂真的那么重要么?

伊佐那社不禁脑补了一下绿之氏族的四人早晨起床不慎碰到了堆积了多年的衣服山造成衣崩危难之刻三人用尽全力终于使须久那逃出生天须久那看着为了救自己而被掩埋住的三人内心十分痛苦于是出门寻找洗涤剂拯救三人却中途遇到了大boss夜刀神狗朗拯救计划受到了阻碍但须久那毫不气馁获得了珍稀道具伊佐那社再次展开了漫漫征服道路。让一个小孩子承受这么痛苦艰辛的人生,真是一个残忍的世界。这么想着,伊佐那社不由得同情地看了须久那一眼。

“什么啊...”须久那忽然莫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总觉得对面的人在想什么不太好的事。

麻烦,这么美好的场景全被你们二位的内心毁了好么!而且,到底是什么才让小白你产生了须久那这种中二小鬼会轻易示弱的错觉啊?

错觉毁人一生。这个道理总会被证明的。

“去学院岛外吧,比较大的超市的话应该不会缺货的,而且超市也比较多真的没有的话可以一个个去找。”

伊佐那社已经下定决心要帮忙到底了。

而这边也下定决心要找麻烦到底了。

“好啊,反正也只能听你的。”

然后再次掏出手机发布任务:乘坐今天的学园岛唯一可以出到外部的列车。

“居然有草莓。”

须久那嘟囔着,不满地看了店里一眼,这不是完全和菜单上的照片不同么,都不提醒。

“不喜欢吗?”

“倒不是。”

无意吃下,须久那将蛋糕上的草莓叉起,在手上摇晃着。

叉子上的草莓色泽很是漂亮,鲜艳明亮的红色,涂着保留鲜度的蜜,在阳光下闪耀着。

伊佐那社有点可惜地叹了口气:

“挑食可是不好的。”

“我才不缺这点营养呢!而且...”

须久那上下打量着伊佐那社。之前就有觉得了,在屏幕上看到的伊佐那社,太过于纤细了。而真正见到时,站在夜刀神狗郎身边的他感觉更为娇小。

“?”

须久那在伊佐那社不解的眼神中站起,恶作剧般将手上的草莓用力地抵在伊佐那社的唇上。嘴角带上一丝坏笑,须久那在这种反客为主的大胆的逾越行为上得到巨大的欢悦。对伊佐那社调笑道:

“挑食可是不好的,白?银?之?王。快点吃下去吧 不然可是长不大的。”

明明就知道对方的属性是“不变”,根本没有成长的可能。恶劣的行为。须久那就是去戏弄这个人的,之前可是一直被他带着节奏走啊。

“...”伊佐那社无奈地咬掉了叉子上的草莓,刚刚咬破含在嘴里的草莓,伊佐那社不由得捂住了嘴。

好酸。

所以才不愿意吃吗,说起来现在不是草莓的季节啊,怪不得。

对面的少年心满意足地去享受剩下的蛋糕,边品尝着,边还像看什么期待的节目一般盯着自己的脸,笑得越发灿烂,特别自己因为浓郁的酸而颦起眉头时。不得不说真是意料之外的恶作剧。

说起来好像也是今天出来第一次对着自己笑出来吧。

“须久那,如果不是因为这种理由笑出来的话多好啊。”


论如何用纯良正太脸攻略敌方的王

1.cp为五条须久那X伊佐那社

2.攻受没反

3.欢迎来all社吧玩~

02.

“学园岛上就有便利店,不过离这边有点远,大概二十分钟的路程吧,怎么样,可以走过去吗?”

“麻烦不要小看我的体力,我好歹也是JUNGLE的J级干部呢!”须久那完全不接受伊佐那社的好意。

“嘛...对不起...”对于须久那这样的小孩子,伊佐那社觉得他应该有更多的耐心。所以对须久那挑衅般的话语,他都会尽量去顺着他的意。但其实这无法让须久那更加满意。实际上他并不是很喜欢大人,特别伊佐那社那种对待小孩般的态度,让他回忆起一些并不是太好的事。他并不想遂了那些人的意。这种感觉也被复制到了对伊佐那社的态度上。

虽然不喜欢被当做小孩子一样地对待,然而须久那还是做了一个十分符合他这个年龄的孩子会做的行动——

须久那掏出手机,熟练地打开JUNGLE的页面,发布了新任务:

紧急任务——将学园岛上便利店所有的带柔顺剂的洗涤剂全部买光!任务时限:20分钟内。

任务发布三十秒后,立马有人接了任务。须久那得意地盯着手机屏幕,想象着伊佐那社为难的样子——

“小心。”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似乎是怕吓到须久那,淡到须久那还没能理解其中的意思,就被伊佐那社的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把他轻轻挪了过来。紧接着是飞速过去的摩托车。

须久那呆滞了。一切发生的太过于突然,让他转不过来。

他刚才是被伊佐那社救了?绿之氏族的J级干部被当做目标的白银之王给救了?!

更加重点的是刚才车上的人显然带着JUNGLE成员接受任务后才会出现的头盔。而身为绿之氏族的J级干部他很清楚地知道学园岛上的任务只有他刚刚发布的那一个。大概是因为时限所以很赶。

所以说,他刚才差点被自己发布的任务给干掉了?!那群废物!须久那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见须久那许久没有反应,伊佐那社担心地蹲下身子,与须久那平视。伸出手轻缓地将须久那的头发向后顺。

“没事吧?”果然不管怎么强,还是小孩子吧。

须久那与其说是害怕,倒不如说是对自己的过失感到懊悔。刚想嘴硬地顶回去,但面对伊佐那社充满忧虑的眸子,须久那无论如何也吐不出一句尖刻的语言。避开伊佐那社的眼神,须久那用小到如同呜咽般的声音:

“嗯。”

TBC

论如何用纯良正太脸攻略敌方的王

1.cp为五条须久那X伊佐那社

2.攻受没反

3.欢迎来all社吧玩~


01.

须久那与伊佐那社并排走在大街上。依然是上班时间的街上,并没有太多的行人,偶尔呼啸而过的车辆给宽阔的街道带来几丝活力。这一天的阳光正好,将一切事物胧上淡淡的光芒,却又不会使人感到过于晃眼。

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是极好的风景,然而这些都无法打动须久那的心,他一副快要爆发的样子。

伊佐那社偏偏就撞了这火山口,那也没办法。“还在生气吗?这也不能全怪我们嘛,如果你们可以放弃你们的目标那是再好不过了,对于双方来说都是。”

须久那对此毫不让步。“那是不可能的。我们一定会实现小流的梦想”

伊佐那社勉强赔笑了一下“是是我知道了,至少再忍耐一会吧。”

两个小时前,须久那出完任务,经过苇高,惊喜地发现了点数最高的任务目标:白银之王——伊佐那社。对方似乎在与伏见猿比古谈论着什么。伏见猿比古,须久那曾和他及八田美咲两人同时对打过,虽然中途被打断了,但大体还是摸清了对方的实力,并不属于会太费力的对手。更别说看上去更为纤细的伊佐那社了。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抓起了镰刀向伊佐那社冲过去。伏见歪了歪头透过伊佐那社的背看了一眼须久那,然后“啧”了一声,继续手中的工作,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伊佐那社更是回也不回头,就这么背对着他,毫无防备。这让须久那十分地不爽,加快了冲刺的速度。

忽然一声猫叫,伴随着散舞的玫瑰花瓣,空间在须久那眼前扭曲了一下,反映过来时,他已经离伊佐那社五十米开外了。须久那还在疑惑之际,“理”的刀尖已经指着他的喉咙。

“吾王正在讨论事宜,请问绿之氏族有何贵干?”

“对对!小白可是有要事呢要事!”

面对夜刀神狗郎和NEKO的问话,须久那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最终自暴自弃地坐在了下来。谁叫自己毫无计划就冲了过去呢。比起自身,须久那更为担心自己的点数,好不容易辛辛苦苦攒来的点数啊!值的庆幸的是手机暂时还没有什么反应。

伊佐那社似乎已经和伏见交涉完毕了,看着他又和夜刀神及NEKO打闹着交谈了一下,他来到了须久那的面前。

“经过这边的讨论,决定是让我带着你去玩哦。只要等青之氏族的人完成他们的事就可以放你走了。”伊佐那社悠然道。

但是这种态度让须久那很不爽,仿佛不把他当回事一样。“说得那么好听,反正也是让你监视我吧。话说为什么是派王来啊?”

“监视...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嘛,如果你有想去的地方我还是可以陪你去的。至于为什么是我...你是比较希望小黑还是NEKO来跟着你呢?”

“...还是你吧...”须久那终于缴械投降了。

“嗯嗯,那么,想去哪?SCEPTER4大楼和苇高内部除外哦。”

突如其来的决定让须久那不太弄得清形势了。而且说到出门,好像他除了出任务也没什么事干了。其余时间都窝在家里打游戏。说起来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任务没完成...

“啊...”

“怎么样,想到想去哪了吗?”

对方的耐心以及一直挂在脸上的浅笑反而让须久那不好意思去踌躇太久。猛地想起上次买错的洗涤剂,于是他立刻开口说道:

“便利店,我要买这个牌子的带柔顺剂的洗涤剂。”

说着,他掏出了仍在口袋里忘了扔掉的购物清单。展开提到伊佐那社面前让他确认。伊佐那社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

“我知道了,走吧。”

伊佐那社向苇高大门走去,发觉须久那仍停在原地,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微微转身,对他温和地笑了笑。从大门外溢进来的阳光裹着伊佐那社,显得无比地温暖。伊佐那社向须久那伸出手——

“走吧。”

须久那愣了愣,迅速把头偏过去,他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表情,但是他觉得是绝对不可以让伊佐那社看到的。该说不愧是白银之王吗?简直是在犯规!

保持着偏头过去的动作,大步快速走到伊佐那社身边。刻意无视了伊佐那社伸出的手。

“走吧”

即便伊佐那社看不到须久那的脸,但还是大致想象得出男孩别扭的表情,暗暗笑得更为浓烈。并不在意对方的刻意无视,心情颇好地带着须久那出了苇高的大门。

今天,大概会是不错的一天。

TBC